独立,很累,很寂寞

发布者:心理健康中心发布时间:2017-11-13浏览次数:34


不知道从何时起,我们变的越来越独立了。

也许是因为看了太多人生就要靠自己人生只能靠自己之类的书,或听了太多之类的话,也许是因为这个世界整日爆出太多的纠纷、问题,让我们觉得人心叵测,知人知面不知心,人心不足蛇吞象

为了避免这些背叛、辜负发生在自己身上,我们提升了自己的安全装备,并且一再的发展出巩固这种安全的技能。

总之就是我们变的越来越坚强,越来越独立,越来越无坚不摧。

你是越来越独立了,越强大了,但是你也越来越累了,越来越寂寞了。

你是物质越来越能自足了,但是你也好像越来越没归属感,也很难快乐了。

似乎正是无数人生活的写照。

独立是现代人生活的一种病,一种防御自己虚弱的,一种希望全方位控制自己生活的

独立之所以这么受人推崇,是因为在当前的词汇语境中,大概很多人都把独立等同了强大,而我们之所以很推崇强大,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在推崇一种倾向:反弱小。

每种社会都有自己的主流文化,那些被主流文化所排斥的特质,容易被打入羞耻的范畴,这意味着一个生活在主流文化是推崇强大的时代,弱者,或者发现自己虚弱品质的人内心会自带羞耻感。

这种羞耻感决定了人们只会允许自己强大,不准自己脆弱。

但同时很矛盾的是,脆弱是人性真实的一部分。

当我们不敢表达自己的脆弱,认为脆弱是一种带有羞耻的成分的特质的时候,我们就再也不敢展示自己的脆弱,不敢暴露自己的虚弱,我们需要仅仅的维护住自己这部分家丑,以免被人耻笑。

维护脆弱,让自己一个人去消化脆弱,并且过度的发展这种能力,就会让一个人越来越独立,越来越会发展自己的控制性,同时会让我们丧失掉真正依赖别人的能力。

——真正的依赖正是建立在分享脆弱的基础上。

《我的前半生》里的唐晶,独立性非常强,但同时内心脆弱,为了防御内心脆弱,在亲密关系里不敢依赖别人。

同时她的男朋友贺涵,更是一个独立性很强,喜欢用征服和控制展现自己能力的人,唐晶不敢暴露脆弱,贺涵发现不了自己有脆弱的一面,导致这俩人恋爱十年都无法结成正果—-缔结可以分享脆弱和信任的亲密关系。

无数的唐晶贺涵正在被这个社会催生出来:一方面是个人能力越来越越强的个体,另一方面是越来越脆弱的关系。

在单枪匹马里我们是英雄,但在关系经营里,我们的成绩一塌糊涂糊涂。

据统计,2017年离婚率已飙升至39%,单身人口已经超过2亿,一方面这固然跟传统的关系结构模式被瓦解有关,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在新的时代,我们在关系的建立和维护上面临很多问题。

这是一个反脆弱的时代,而反脆弱,则容易导致人们内心封闭。(转自:壹心理)